关于如何破除电信、联通的垄断,我刚刚想了这样一个办法

A去部署和经营一个全国性骨干网。其实一开始只覆盖大城市也好。

之后开始向那些大城市里的接入商出售骨干网接入服务。很多大城市都有区域性接入商,比如成都、杭州、北京、上海。同时向大城市的数据中心出售接入服务。

比如可以免费半年之类的。但本文完全不考虑成本问题。因为假定骨干网运营成本不会比电信、联通更高,因为他们的运营成本包括最后一公里的成本。

当然要注意做好两个措施:

  1. 跟地域性接入商签订消费者质量保障协议,要求接入商不得限制从骨干流入接入商的带宽。(不得oversale来自本骨干的带宽的意思),并保留因接入商接入带宽质量不好而随时终止提供带宽的权利;
  2. 对来自数据中心的流入带宽做好合理分配,避免配额超出骨干运行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免费服务结束后后,无论是最终用户接入的价格还是数据中心的接入价格一定要比电信便宜!

我们知道,目前电信、联通的状况是:

  1. 自建的骨干越来越支持不住自己的最终用户的正常上网流量。在光进铜退提高最终用户接入速度大跃进后必然更加糟糕。
    • 因此他们绝对不会降低数据中心接入带宽的价格。否则其骨干网根本撑不住,沦为一个劣质网络。
  2. 电信、联通垄断地位的基础是庞大的最终用户数量。
    • 其垄断和打击最终用户接入市场竞争对手的基础在于庞大的接入数量,故其断然不可能向地域性接入商提供低价的接入。
  3. 电信、联通抵抗其它骨干网运行商的法宝是1000元/M/月的昂贵接入费用。并给数据中心提供更低的接入费用,借此牢牢捆住数据制造者,也就是各种网站,尤其是小型网站。并且目前绝大多数数据中心都是电信、联通建设,缺少第三方独立建设的数据中心,另外可能对于这种第三方数据中心,电信、联通也有不同程度的价格歧视。

1、2对于A来说,都是绝对有利的竞争条件。最重要的问题是,A是否能成功破除中国的互联网市场的垄断性。(所谓垄断这里认为是定价权被某一方或者某个托拉斯掌握)

A必须同时接入一定规模的最终用户和数据中心,并且最离不开的是数据中心。

因为A通过更低的最终用户接入价格,成功得通过价格和网络质量将其最终用户接入业务包给了一些大城市内的最终用户接入商。并且由于价格的低廉性,凡是通过A的骨干网发送给其最终用户的流量,都会取代相同大小的电信、联通发送给其最终用户的流量,对接入商来说是绝对的好事。因此,A接入的数据中心越多,对整个市场,也包括A就越有利。

但问题也出在数据中心,在上面的3这个因素的作用下,电信、联通一定会其自有的数据中心向A或者A的数据中心用户收取极高的“进楼费”。而A自建数据中心,电信、联通一定不肯卖带宽给A。虽然我相信聪明的中国人一定能想出破解的办法,比如增加一个中间环节。但是没有一个简明正确的理论,最终还是难以迅速铺开,以改变现有市场生态。

不过对于已有的第三方数据中心,更便宜的骨干带宽一定是一件共赢的事情,这个与接入商是同理的。

总结一下我的思路和关键点:避免恶性竞争和保持物种多样性的最好办法是增加专一食物动物的比例、减少杂食动物的比例。于是欢迎讨论和设计更好的解决办法。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